梦的解析之小赵

“今天的这个梦,总体氛围是在恐惧与害怕中度过的”,小赵对我说。

✍🏼 写于 2016年09月20日   

本故事属于虚构系列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这也是我试水小说方向的第一次尝试,哈哈~

“今天的这个梦,总体氛围是在恐惧与害怕中度过的”,小赵对我说。

小赵是我的一个客人,他很信任我的一套“解梦”的理论,所以一般他做了什么印象深刻的梦,总会第一时间过来找我倾诉,而作为一个青春期的少年,小赵的梦也是千奇百怪,而他也有一个奇怪的能力:有时候,他能控制梦的进程。虽然他说控制梦的进程会因为‘意识’对梦的操纵而使梦变得很不稳定,很容易就醒来,可是一旦发现自己周围的一切都是在梦里,那种来自他心底里邪恶的狂喜便涌上来:这是我的世界,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(春梦是青少年时期的典型特征)。

今天有点小小的不同,平常我看他的时候都是很清楚的,看别的东西也很清楚,可今天我看他的时候却有点模糊,奇怪,难道是我眼睛花了的原因?

没有给我继续瞎想的时间,他略带羞愧的告诉我,他有时候会梦到自己曾经喜欢的女同学,初中高中,甚至小学都有!

“那你是怎么控制梦的?我是说,你是一开始做梦就发现可以为所欲为的控制梦,还是说做梦到一半的时候才发现的呢?”这个时候我心里其实可以猜出一二的,因为如果一开始就能做出能控制的梦的话,会在还没有构成‘梦中的世界’的时候就因为控制过度而醒过来,所谓‘梦中的世界’,即是梦中的东西,不单包括建筑、人、植物、天空这些实的东西,还包括内心想法,整个梦境的氛围等虚的东西。

“是做梦刚开始的时候还好好的,一切按着梦中的规律来,比如上课要进教室,下课会出去玩,可是一旦发现这个世界存在有与我潜意识里的那种常识、记忆或者事实相悖的东西,我就会发现这是个虚假的世界,从而用意识进行操控。”

“哦?比如说?”

“比如说,我出现在小学学校的门口,准备走进去找到二年级的教室上课,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来,我已经上了大学,最近还在和小F开黑;我正在着急高考找不到考场的时候,突然想到我已经在KJ专业了这个事实的时候。”

“嗯,大致情况我了解了,那说说你今天的这个‘印象深刻’的梦吧”我特意加重了‘印象深刻’四个字,因为一般来说,人做完梦之后就会在醒来的时候忘记,除非你想起这个梦,然后拼命回忆,否则起床不到几分钟,梦的内容就会忘光了。

“梦的氛围是恐惧和害怕”

我点了点头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“我和其他人一起,具体是谁已经忘记了,场景是在回HD老家时路过的FZ乡那条街上,我回家的此所也不是很多,不知道为什么会是那条街”

“哦,那可能只是一个记忆的片段而已,这个不重要,你继续说下去”

“确实是的,场景只是一条街,但是周围的建筑物完全不同,类似于密室或者通道城堡之类的建筑,可奇怪的是我并不害怕,而且知道里面会有吓人的东西,而且那些东西都是假的,所以我和几个人一起从门口钻了进去,这里有个细节:我们刚进去的时候,门口是有一个小坑的,可是出来从门口又钻出来的时候又不见了。在我们钻出来的时候发现不见了那个坑,顿时心里一阵害怕,都慌忙的赶紧跑出来了,我们进去的时候看到一个老女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都没觉得害怕呢!”

“那你的意思就是说,你害怕的地方完全不正常,是这个意思吗?”

“也可以这么说吧,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害怕一个莫名消失的坑,而不害怕一个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人”

“我们先不管这个,你继续说”,说着我递给了他一杯水。

“谢谢” 他双手接过被子起身说道。

“之后整个梦境的氛围就变了”

“这很正常,梦总是光怪陆离的,可能这个时候你在山上,下一个瞬间你就回家了”

“不不”他摇了摇头,杯子在手中转了几圈。“不是场景变了,场景没变,还是在那条街上,只是梦的氛围变了,变成一种怀疑、希望、焦急与等待”

“那你知道你等待的是什么吗?”我问,不过我也不必问,他肯定不知道,要不然他现在也不会来求助与我了。

“不知道”,果不其然的答案,一切都在我的猜测中。

“只是…”他皱了皱眉头,顿了顿,又继续说到,

“我们围在刚才的那个入口门口,坐成一圈,每个人看起来都很焦虑。这个时候两个人在紧挨着人群的街上喊我,看起来表情也怪怪的,于是我就跟着他们到了街的另一边”

“那两个人你认识吗?”

“认识,不过不知道是谁,而且跟他们不是特别的熟,不然肯定能记起来的。”

“这倒也是”

“然后他们两个表情奇怪而且似乎很生气,在我面前争吵起来,具体内容是什么忘了,大致内容是因为两人中的其中一人告诉了不该告诉的人的一个信息,导致另一个人处境很危险”

“那他们找你干什么呢?”我忍不住插嘴道。

“好像是要…找我借钱”

“借钱?”我忍不住笑了,随后发觉有点失态,又端正了一下身子。

“嗯,就是借钱,然后说完借钱之后我先问的是,你借钱干什么?而不是说,你借多少。我说出借钱干什么的同时就后悔了,因为我觉得既然是朋友,借钱就应该直接给,你问别人借钱干什么难道还有因为用于某些方面而不借钱的吗?”

“你在梦中是这么想的还是你现在这么想的?”

“在梦中,就是在说完那句‘你借钱干什么’的同时的想法”

“嗯,我知道了,你继续说吧”我同时在本子上记了一些东西。

“之后他们两个人的一个似乎很生气,另一个慌忙解释,但是生气的那个人不听,于是就追着那人打,那个赶紧跑开了”

“那你看到他们两个这样,你当时是什么想法呢?”我这么问有一定的道理,因为在梦中,想法是很少出现的,大部分情况下,梦境都是被一种氛围主导着,整个梦都会围绕着这个氛围,一般不会出现做梦者,也就是“我”的个人想法。

“还真别说。当时我确实有个念头”

我又扭了扭身子“什么念头呢?和刚才那个一样的?”

“不,这次是有点,解脱,如释重负的感觉”

“好的”我又在本子上记了一些东西。

没等我示意,他又继续说道,似乎越来越进入梦境的感觉。

“后来又出现了奇怪的事”他停了停,喝了一小口水,继续说道。

“后来又出现了奇怪的事情,本来这条街是没有公共汽车的”

我知道,这是梦的设定,比如某个地方我渴的要死,旁边就是一个湖,可我还是渴的要死也不去喝,而是去其他地方寻找、经历梦中的其他事情,尽管这是多么的不合逻辑——要不这样的话,整个梦就进行不下去了,所以叫 梦的设定。

“可是突然有人发现远处的T字路口有汽车出现,然后歪歪扭扭的开了出来——只是汽车是背对着我们往远处驶走了,于是我们赶紧去追那辆车,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样”

“那你,或者说你们当中有人追上了吗?”

“没有,汽车开远了,然后又在不远处爆炸了”

“爆炸了?”

“是的,爆炸了,我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,纷纷远离那辆车——虽然本来我们离得也不是很近,我们又有一种——是的我能感觉到,不只是我,而是我们都——有一种庆幸的想法:还好,还好没坐那辆车。”说到这里他停了停,喝了一小口。我又往上拱了拱,正了正下滑的身体,什么也没说,等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然而,他什么也没说,就一直发呆的望着前面,手中的被子无意识的转了又转,这个时间有点长了,我忍不住打破了沉默,“那接下来呢?”

“接下来就开始很SQ的部分了,实话说吧,其实我觉得我是个变态”

我笑了起来,“多数变态是不会意识到自己是变态的,就像多数人不会认为自己是坏人一样,他们不会觉得自己是道德败坏的、是十恶不赦的。”

“不是这个意思,我觉得我的一些想法不是很正常,反映在梦里就是变态似的行为”

“那你认为你的那些行为不正常呢?”

“比如我在下楼的时候会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,要是我的iPhone手机从楼上掉下去会有什么后果呢?我肯定会很伤心吧?不但这么想,要是旁边没人的话,我还会拿着手机伸出窗户外面——虽然绝不会松手——其实我只是想体验下这种‘手机要掉下去了’的感觉。”

“喔,这有点精神病的征兆了”我漫不经心的说,但仍然盯着他的眼睛。

“那我该怎么治疗呢?我会不会有一天真的的神经病!”

“只是有个征兆而已,知道了原因就好办了,我们不说这个精神病的问题,看把你紧张的”我笑了起来,试图放松一下气氛。

“你接着说”

他犹豫的看了一下我,眼睛又瞥向别处,“好的”

“还有一个感觉,就是我觉得这个世界像是以我为中心的样的,”

<未完待续>
- EOF -